今日沧州 >>公益
【乡情】村里来了“推头匠”
发布时间:2019-07-05   来源:阳光黄骅   责任编辑:

柯达胶卷、老式手摇电话、纸制邮信、黑白电视 …… 它们曾经盛行在人们的生活里,如今皆沦为老物件儿,湮没于历史的海洋,可是只要再一次看到,哪怕仅是一个话题、一张照片,那份与之共有的复杂情绪,还是要从心底不由地泛上来。

今儿咱就说说推子,推头的推子。我兄弟多,母亲学会了推头。理发是城里的新词,在农村把理发叫推头。村上孩子大多护头,护头是因为推子如不好使,容易夹头发。一来二去,见到推子,就如同怕打针的孩子见到针管,望而生畏。村庄少年并无头型,推头也只是把头发剪短,不像现在,孩子从小就知道要个样子。年前去中捷农场看望二伯,见到凯哥哥六岁的孙子,后脑勺剪出了个五角星,觉得顽趣十足。有一次理发五角星被误剪去一个小角,小家伙郁闷了好几天。后来我知道, 有很多小小少年都会在推头的时候给自己要个喜欢的模式,或模仿体育明星, 或效法娱乐达人,很任性、很前卫、很潮流,这若是在旧时,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一位老者谈到旧时村童推头,笑着说,哪有个头型?就是把脑袋四周的头发 剪短,留着当中,看上去像个帽垫,所以,后来推头就有了一个约定俗成的叫法:推帽垫。那时家家日子不好过,推子,对于当时农村普通的家庭还是 一件奢侈品,根本买不起。孩子推头时兴“包头”,一年给镇街上的理发所 两元,推十二次头。 

前些日子回老家,父亲竟然从陈旧的写字台抽屉里取出了一个理发盒子, 盛在里面的推子居然保存得十分完好。那盒子仿佛是做旧了的文物,一层抹不掉的尘垢。它的一端明显地标着“上海·新中华刀剪厂”字样,商标是双箭牌。打开盒子,是一把不锈钢的推子,拿在手里,沉甸甸的,放到鬓角, 清凉如水。

子里同时有两把精巧的塑料梳子,梳子上挂着零星的头发。毫无疑问,这就是母亲生前为我们兄弟推头用过的,我们长大了,她老人家又用这把推子给孙子们理发。如今,睹物思亲,百感交集。

推子不缺油滋,依然能用。我让大哥像小时候一样给我理发,大哥笑吟吟找来一个炕单做围裙。随着大哥节奏均匀轻缓有序地推剪,我身心都沉浸在旧时村庄少年生活情境里,人也一下子回到苦乐岁月的从前时。我猜想, 这把推子至少已经有四十年,然而物是人非,母亲若在世,有寿八十岁,应该和照片上那位理发的老伯岁数差不多。

照片上这位理发的老伯,其实已到了收刀的年纪,但精神矍铄身体很好。只是老人已与时俱进,用的不再是老式推剪,一色都是电推子,整齐一排, 挂在墙上像战士的枪械。在老人家心里,它们是陪伴了老人家半个多世纪的精神支柱。原本普通的理发推子之于老人家,仿佛是佛家手中的一串念珠, 书家手中一管狼毫,道家手中的一柄拂尘,既是情结给自己的一份图腾,又 是现实价值在耄耋生命里的惬意搁放。

可以想象,老人家理发,已经不是为 了挣钱,正如他抽一袋旱烟的午后小憩,原本就是乐在其中融合社会接地气的一种情趣。老人家,老手艺,坚守从前师傅的教诲,讲究的也还是一个道儿, 从哪儿入,从哪儿收,推剪长短,拿捏按摩,环节认真,童叟无欺。

我同时想到,老人家偌大年纪,在尚可容膝的旧时小屋里,还在坚守着自己已从事了大半辈子的行当,不离不弃,一如既往。喜欢是一个,舍不得离开理发所这个特殊的人气气场则又是一个。

 一个理发所就如同一个旧式茶馆,是一个小社会,一个信息集散地,市井传说,社会新闻,坊间舆论,街巷趣事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说者津津乐道,听者津津有味,有抬杠争论,也有猛料逗放,是气场,也是书场;是工作,也是休闲,老人家沉浸其中几十年,滋味从前,快活当今,一把年纪, 把世事看透,活成了仙家道骨,是值得我辈祝福的。

文:阿涵 

图:滕奉洋

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服务条款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方式 | 人员查询

河北科技报社版权所有,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

沧州新闻信息采编中心 新闻热线:0317-3738555 投稿邮箱:czkjxw@163.com

冀ICP备19011551号-1    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:冀新网备13120180005

为达到最佳浏览效果,推荐使用chrome、firefox或IE9以上浏览器访问本站